相关文章

女子带女儿与老情人做亲子鉴定

女子带女儿与老情人做亲子鉴定

“是不是他不喜欢女儿,所以不承认啊?”亲子鉴定,有人特意问谢芳。谢芳说,肯定不是,他自己生的是儿子,但把亲戚家的女孩当亲生的疼爱。

几天后,中心工作人员给双方打电话,通知他们来领鉴定书。男方冷冷地拒绝了。原来,他把7岁女孩的血液样本带到了上海做鉴定,先于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得出了结果——与他的DNA完全不相符,不是他的女儿。

一位80后母亲带着7岁女儿来做亲子鉴定,与她们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50多岁的男人及其律师。当着孩子的面,这位母亲说,女儿不是前夫亲生的,而是这个50多岁男人的,要找“生父”索要生活费200万元。虽然已经做过成百上千例亲子鉴定,但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工作人员还是被“雷”倒了。

50来岁的男人自始至终没跟谢芳讲话,表情冷淡,甚至没正眼看过她和小女孩。所有的交涉,都是由他的律师完成。鉴定中心法医物证室汤主任从谢芳口中得知,男人是做大生意的,“在香港投资了几个亿,200万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。”两人已经闹上了法庭,所以委托鉴定中心拿出一个权威的司法鉴定结果。